返回
联系我们
分类

龟鳖专题,特色小镇

日期: 2019-11-15 11:30 浏览次数 : 148

以全民养龟的“特色”而成为中国特色小镇的广东茂名市电白区沙琅镇,昨日举行隆重的金龟小镇开建仪式。记者获悉,金龟小镇的规划建设面积为2500多亩,总投资将超过60亿元人民币。

龟鳖养殖业带动沙琅镇群众脱贫致富。罗斌豪张迪摄

图片 1

近五年,广东省茂名市沙琅镇把发展龟鳖产业作为特色农业经济的抓手,不断加大对龟鳖养殖业的扶持力度,形成了从业人员5万多人、养殖户6000多户的养殖规模,年产各品种龟苗130多万只。2016年,全镇农业经济总收入达9.71亿元,龟鳖特色产业年产值达6亿多元。龟鳖养殖业的发展,带动了全镇群众脱贫致富,去年,沙琅镇被全国龟鳖行业评审活动组委会授予“中国养龟第一镇”和“中国石金钱龟之乡”。今年8月,沙琅镇入选全国第二批特色小镇。

“龟养殖特色经济是沙琅特色小镇成立的前提。只有抓住这个根本,将当前的龟养殖特色经济,升级为全业态的龟产业链,形成产业聚集、市场集散效应,才能保障沙琅特色小镇长远、健康和可持续发展。”茂名市委常委、电白区委书记陈小锋在动工仪式上说。

8月28日晚7时许,受台风影响龟市休市几天之后,广东省茂名市沙琅镇府前路新规划的龟市又热闹了起来。来自云南的雷明(化名)每天吃过晚饭后总会将新孵出的龟苗带到龟市,每次刚开档就有人来询问,接着很快就被一抢而空。

据沙琅镇龟鳖业协会的工作人员介绍,沙琅养龟业始于上世纪80年代初,经过30多年的积累,打下了厚实的产业基础,赢得了“中国养龟第一镇”、“中国石金钱龟之乡”等美誉,并以全民养殖、规模大、出产的龟地理性特征明显闻名全国,不仅是全国龟交易的最主要集散地,还是全国种龟和商品龟市场的风向标。

沙琅人养龟已有30多年历史,目前全镇过半常住人口从事龟鳖养殖业。“养龟门槛低,也不愁卖。今年我们预计会有近150万只龟苗投入市场,但还不能满足需求。”沙琅龟鳖行业协会会长刘基胜说。

当地政府表示,金龟小镇项目建成后,将成为全国规模最大的全业态龟产业集聚地和交易集散地、全球最大的珍稀龟种和商品龟养殖基地、中国濒危龟种亲种龟繁育基地、全球龟行业信息数据库和发布中心、中国最具特色的龟文化体验旅游目的地。

在沙琅镇政府的引导下,沙琅人依靠养龟改变命运、脱贫致富,住起独栋小楼房。借助特色小镇的新发展契机,沙琅镇致力突破因上下游缺失带来的产业发展瓶颈,打造一个全产业链的发展模式,带领更多人致富。

龟鳖养殖改变小镇

8月25日上午,台风“天鸽”带来大量降水,龟市休市,但在位于沙琅镇尚唐村的黄剑东家依然热闹非凡。

从早上7时开始,黄剑东的手机微信便响个不停,不断有人询问当天龟苗产出情况。中午,黄剑东送走第三批龟贩,将客人挑剩的两只安南龟苗收好。“原以为台风天没人上门了。”黄剑东算了一下,三批总共卖出龟苗87只,有两万多元的营收。

黄剑东的父亲黄仁辉是沙琅镇最早养龟人之一。上世纪九十年代,家境贫乏的黄仁辉在亲戚的劝说下,鼓起勇气买了30只龟苗进行养殖,并开始跟随兄弟辗转南宁、海南等地推销龟苗和引进新龟种。2000年后,越来越多的沙琅人加入到养龟大军,黄仁辉的养龟效益初显。

前几年,龟价多次上扬,让黄仁辉一家收入大大增加。如今,他们家早已搬出破瓦房,在尚唐村中心地段建起三栋小楼房,其中一栋专门用来养龟。“全家能有今天,都是龟给的。”黄仁辉说。

沿着省道S281一路向北行驶,进入沙琅镇的中心区,沿街小楼房随处可见,很多挂着“XX龟业”的招牌。沙琅镇党委书记罗亮介绍,该镇龟鳖养殖行业经历了30年的发展,在电白区相关产业政策的支持下,专门成立了龟鳖养殖行业协会及专业合作社,扶持特色产业发展,并培育出广东地区最大的石金钱龟养殖企业基地,养殖品种主要有金钱龟、石金钱龟、小鳄龟、金头龟、乌龟等。

目前,沙琅镇已有龟鳖养殖户6000多户,从业人员5万多人,超过常住人口的一半。2016年,全镇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15336元,超过全省平均值,如雷明一样的“新沙琅人”,也投入了龟鳖养殖的浪潮中。

针对日益旺盛的市场交易需求,沙琅镇组建了汇聚知名研究专家的“搜龟网”,开启龟鳖养殖电商时代。今年,沙琅镇更整合了以往分散在全镇的龟市,在府前路规划了约800米的街道作为龟鳖交易市场,设置了150间帐篷档位。规范的市场管理,让龟市交易更加稳定有序,也吸引了国内各地爱龟人士。自6月龟苗出产期以来,日均交易量达2万多只。

下游不畅龟价下跌

近五年,龟价经历了几次大波动,从2012年的上涨、2014年的再次攀峰到近两年多来的下跌,很多养殖户开始动摇,部分人更开始选择转行投资南药种植。

“产业链条发育不全,下游发展不畅,发展自然受阻。”在茂名金龟产业园开发建设有限公司董事长林炜看来,沙琅镇目前基本还停留在种龟养殖和交易层面,随着囤积的成品龟越来越多,价格自然也出现了波动。

“龟有很高的经济价值,目前各地已有很多尝试,比如做成龟茶、龟胶、龟酒甚至耳熟能详的龟苓膏。但放眼沙琅镇,在龟类深加工和综合利用项目方面却几乎空白。”林炜说。

以养、销为主,产业结构比较单一,是全国龟鳖养殖行业共同遭遇的困境。如何从这种传统模式中解放出来,把龟鳖产业向规模化、市场化、生态化转变,形成上、中、下游链条化发展?危机之下,转变迫在眉睫。

年近六旬的退休农场职工温芝永就是探路者之一。2013年,温芝永一口气租下了排仔村铜板岭作为养龟生态庄园,利用天然环境提高龟的繁殖速度,同时也通过生态养殖方式带动旅游业。生态园内配备餐厅、住宿、茶市、果林、龟鳖养殖观赏区等设施,客人不仅可以进行龟鳖交易,还可以度假消费。
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